白陌云

欢迎勾搭、聊天
QQ:493738716
Twitter:Li night
翻譯同人图或同人文,雖然很辣鸡但请大家多多体谅

忍乱 同人文 一部分翻譯

【我回来了】
山本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那个叫高坂的孩子在一起。可能他已经回到安全的地方了吧。
【你确定是这样吗?...】
杂渡问了山本,他点了点头。
【在月轮说起高坂,大家都知道那个孩子是月轮队小头目的正式继承人,是一个优秀的忍者。】
【哦~是这样啊】
刚才山本说了些什么,有几次杂渡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误会了,一瞬间脑子里非常混乱。
【...虽然我听到了这些内容,但是到底为什么会说“哦~是这样啊”呢?】
【...有太多东西要吐槽了,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你得改改你这个毛病了,如果你不会我来教教你】
山本这么一说,杂渡立刻转过脸去。山本对杂渡的这种态度感到很吃惊。】
【虽然你确实是个很优秀的忍者,但是你却以这种粗鲁的态度对待他人,对待你擅长的喜车之术。但对待私事为什么那么的笨手笨脚的呢。更何况,你们是队友。】
听了这句话,杂渡面无表情的看着山本。
【那又怎么样呢?即使我总是处理私事......。不管是我回到队里还是回到家,你是不是都认为我在欺骗周围的人呢。”】
【我不是说你在骗人而是说要小心点。你对不该说的事一一就不要管,甚至自己的事情都不应该谈。在当时那个场合要用慎重的态度。】
就算不是喜车之术。谁都喜欢开心的聊天,这样想来的话,山本其实说的很平常。
【我知道了,山本先生。那么那个小鬼.....那个说起来是月轮队的小头目的小鬼是怎么回事呢...】
山本明白话题发生了变化,苦笑了起来。即便如此,杂渡还是能换个说明方法,我觉得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了。因为杂渡已经二十三岁了,从以前开始虽然性格正直,但态度不太好,很难改正。
【这样来说事情就都通了。那孩子是高坂的继承人。年方十一岁,还没有戴冠。不过,在那个月轮队中相当优秀,下任小头目肯定是那个孩子】
【哈,11岁!】
我不由得叫了起来。因为无论怎么看,那个高坂的继承人都只是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虽然我怀疑他不到十岁左右,但他竟然已经十一岁了。
【确实他成长的有点缓慢,但今后说不定会越长越快。虽然他一直在哭,但是回到月轮队的时候已经恢复到平常状态了】
越接近房间,表情就渐渐消失了,可能是因为那是他在意的地方,这点山本没有对杂度说。
【话虽如此......。...我记得那个家里还有更年长的人吧?是姐姐还是哥哥?】
【你记得真清楚啊......说实话,我至今都还没记清楚】
这样看来对于杂渡来说不是很妙。杂渡认为高坂小队从来就没有好事。
【六太这个名字是第六个孩子的意思吗?】
【的确如此。那孩子前一个兄弟好像是第...五人。准确来说,他有两个哥哥和三个姐姐。但是因为身体本来就很虚弱...所以染上流行病和伤病等接二连三地死去。现在只剩下六太和弟弟两个了】
【死了?】
杂渡惊讶地转过头看向山本。山本点了点头。
【其他的兄弟都去世了。可能是因为生来身体就很弱,所以没办法。虽然那支队伍原本就给人一种比较危险的感觉,但多亏了从前的战事,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只有他和弟弟现在存活下来,有足以继承高坂的体力、智力,还有忍术。再说了月轮是个很严格的队伍,在队里很优秀的话,应该相当能干了吧。】
【那么瘦小的效果,到底有什么能耐呢】
杂度不耐烦地说。山本心想,大概是因为高坂队的名气吧。如果说是那个哭着的男孩,连他也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即便如此,那个孩子...六太和弟弟两个人,以健康的身体存活了下来。虽然他们是兄弟,但母亲却不一样。
六太的母亲是高坂的第三个妻子,第二个妻子因产后不佳而去世。她在第二个妻子去世后半年内就嫁过来了。
【我讨厌高坂】
杂度很突兀的说道。但山本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话可以说是对高坂,或许对整个月轮队说的。黃昏時忍主要由四个部队组成,虽然各自负责不同的忍者任务,但因为是同一个忍者军队,所以基本上关系很好。但是只有月轮队和其他队形成了对立面。
一般来说和别的队合作是正常的,但只有那一队是和谁都不合作的。说得好听点,可以说是孤高,但对杂渡来说他们缺乏协调性,太任性了。
高坂的本家原本也是在黃昏時忍軍的村落里的,但与其他的队伍不同,他们住在位于相当大的深山中。
甚至去隔壁的宅邸也必须爬上悬崖绝壁,可以说是非常远离人群的地方了。
正因如此,这个家里的人都和同一队中的人结婚,生子。但是,就因为这样,很多孩子出生時就很脆弱,有时也会生出一些畸形的孩子,这是因为父母的血太相近了,很难生出像样的孩子。
所以他们开始寻找黃昏時忍軍领地外的人作为对象。那时的月轮,会从战败的国家中夺取女子为妻。
他们会折断这些女子的腿,那就不用担心她们逃了,更何况是在深山里来来往往也不方便......而且,加上不能行走的话,就不会把流言宣传出去,也能保守队里的机密了。
村子自古以来就信仰浓厚,特别是身体不方便的人也能维持生活。更何况亲戚亲人也会帮忙照顾孩子,所以只要能活下来就足够了。
六太就是一个由这样残暴的父亲和外地的母亲生下来的孩子。
大概是因为和其他哥哥或姐姐们不同,血变淡了的缘故吧。六太既不弱小也不畸形,而是以健康的身体降生下来的活到现在。
【昆奈门,你很在意那个母亲吗?】
听到这番话,杂渡或许是动摇了,立刻把脸扭向一旁。
虽然没有很坦率的说,但山本知道杂渡並理解了他的意思。

杂渡的初恋是在十岁的时候。
杂渡在忍者村里的高坂府邸中举行的婚礼仪式上,看到身着白无垢,但却被绑上手脚的女子,深深地被吸引住了。
虽然说是敌人,而且是城主的女儿。以前作为一个公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地被抚养长大的,而且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
她与身旁的女子不同,有着美丽的长发与白皙的肌肤,以及她那双具有特征的眼眸。那双细长又黑的眼睛让人不由得着迷。
这样一个被堵住嘴,泪流满面地坐在主宾席上的女人身影,让杂渡无法移开视线。
一般来说,城主的女儿只要被发现就会立刻被杀掉的。
但是你要是作为黃昏時忍軍军队中的高坂世家的媳妇的话,是可以生存下去的。女人对这样说着的老头摇了摇头。
过了一會儿作为丈夫的男人出现了,女人颤抖地把脸转过身去,可以看出女子全家人的性命都是他了结的,甚至连这个女人也是被他抓到这里来的。
高坂据说是一个美男子。杂渡心想现在看来无论谁都会这么觉得。不知是不是因为精悍的表情以及那股气势,让人感觉不是个普通人。
虽然有一点年长的感觉,但因为不是初婚,所以也就这样吧。
这个男人有着与婚礼不相称的严厉以及沉稳的表情,让杂渡感到很焦躁。
不久之后,高坂的孩子们开始入座了。其中甚至有出生了才半年的孩子。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人哭。整个氛围非常奇妙。
在和尚念经的时候,几乎让人忘记这是一场婚礼。仪式中没有任何喜悦的气氛。如果现在有人到这里来的话,会觉得是谁在举行葬礼呢。
婚礼中誓言的酒杯以及女人的亲人们都没有,这终究只是为了维系高坂家的血缘而举行的婚礼。婚礼宴会也显得有些苍白,在这段时间里,新娘一直哭个不停。
如果不是要代替身为狼之小头目的父亲来参加婚礼,杂渡是完全没有理由踏入深山里来的。但是...这件事给杂渡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原来这就是高坂家。既没有慈爱之心,又强行夺走其他人,把她们这样关起来。
若是亲人的话,就应该好好珍惜她。
而且...如果把敌人全部杀光的话,不就好了,一个也不留地杀掉。还这样子对待一个女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