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陌云

欢迎勾搭、聊天
QQ:493738716
Twitter:Li night
翻譯同人图或同人文,雖然很辣鸡但请大家多多体谅

虛 同人 一部分翻譯 含性转、路人

雷者慎入

--------------------------------------------------------------

我是不老之身。
我生过孩子,但是父亲每回都不同。那时,在组织拥有最强壮的身体、最睿智的头脑和卓越的杀人技术的人才能和我圆房。夜里和我发生关系的男人的脸,我一个也不记得。不久后我的肚子就会鼓起来,然后我在产婆和部下的围观下生下孩子。孩子一从肚子里出来,围观的人就像四处散去的小蜘蛛一样,离开房间,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度过产后的时光。在握住助产绳使劲生产的前一秒,我仍跟平常一样做着首领的工作,一旦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要再次投身任务中。裂开的阴部,也会在数小时后变得和处女一样。
我已然成为一个怪物。
刚出生的孩子,还没来得及被我抱一下,就被带到不知何处去了。作为组织良驹和优秀杀手的我尚且知道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就应该让他们接受教育,但我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连哪个是我的孩子都不知道,孩子的脸我也一个不记得。孩子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成长,或是和奈落的乌合之众一起被抛弃而死,或是在不知几岁时就死去。
當孩子的父亲们纷纷死去,在第一百个产婆到来的时候,我终于发狂了。
和往常一样拿着水盆和胎盘壶的产婆以及男部下们出现的时候,我咬牙切齿地威吓他们。
“都给我出去!我不是耍戏的!我要在众人注视下生产,简直跟畜生一样,这算什么?算什么首领?”
我不断砸房间的东西来反抗,这时耳边传来一男子在走廊里大呼小叫的声音:“虚大人精神失常啦!药!快拿药来!” 怎么能忍受被下药?我不是瓮中之鳖!又有人在大喊:“对了,拿通仙散来!” 我一把抓住他的头,折断了他的脖子。我一手还拽着眼睛耷拉、舌头外吐、气绝身亡的男子,另一手按着肚子喘着粗气,感觉羊水马上就要破了。
“都没听见吗?我说了不想被你们看着生产。除了产婆,大家都滚出去。快点!这可是首领的命。你们难道都想这样吗?”我冲屋外的成员怒吼,并把尸体摔向他们的脚边。
在全员部下都被关在外面的房间里,我第一次在和产婆单独两个人的情况下生孩子。
“哎,真可笑,说起来我还是奈落首领呢,真是徒有虚名,看起来却像是被困在深牢里的囚犯。”
在使劲生产的时候我竟然还说出了这些,大概是因为对方还是个小姑娘的产婆吧。感觉她的嘴角和眼睛与我有点相像。在我还是男人的时候也曾让女人怀孕生子,她不知是流着那女人的血,还是是我自己不知何时生下的孩子,现在已不得而知了。
我已为人母了。
这是我第一次能抱我刚出生的孩子,他是那么地温暖柔软,像小猴子一样可爱。我摘下了碍事却不得不戴的鸟面具,用脸颊轻轻地蹭孩子的额头,并轻吻了他。如果可以,我不想用沾满他人鲜血的双手,而仅作为母亲的纯洁之手去触摸。长着蒙古斑的小屁股、胖嘟嘟的小手和小脚、黑漆漆的眼珠子,都融化了我的心。抱着被软绵绵的襁褓包裹着的孩子,不知不觉中,我想静静地入睡了。
“你也…生过孩子吗?”
“是的,虚大人。”
“…自己的孩子,是多么地可爱啊。这个孩子,应该会自由地、幸福地度过一生吧…”
年轻的产婆只是冷清地微微一笑。 等下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产婆和孩子都不见了,我的身体也恢复如初。我又变回了怪物。
第二天,有任务了。部下几乎干掉了一户人家的所有人,我独自一人踏入这房子最里面的房间时,从壁橱微开的细缝里,传来了细碎轻微的人声。
“设入大火,火不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
打开拉门,只见一女子眼睛看也不看我这里一眼,继续念着观音经,她紧紧抱着孩子的双手在微微颤抖。我拿刀刺向被汗水照得动脉清晰可见的脖颈,连同孩子一起,刺了进去,之后,我用沾染了这对母子鲜血的刀刺穿了自己的胸膛。虽然有一阵灼烧般的疼痛还血流不止,但最终还是马上止住了,伤口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便消失不见。我恼怒地刺向胃部、腹部、喉咙,但都是同样的结果,只在和服上留下洞口,仅仅如此。
我是不死之身啊。
我比谁都接近死亡,也比谁都远离死亡。无论如何都死不了。我当场就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气,以手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我,是死神!
从那之后,我不再杀人了。

评论

热度(13)